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星河千帆 | 6th Jan 2007 | 破偽 | (688 Reads)

  「雖然我不同意你說的話,但我誓死維護你說這話的權利。」(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 ──伏爾泰(Voltaire)

  言論自由是現代文明、文化發展的一大里程碑,也是確保各種各類的創作,都能自由表達的重要基石。然而,在維護着自身利益立場的公司中,你未必會找到這思想的存在。

  就像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CASH)這間公司。它儘管聲稱着自己是維護創作,卻背着言論自由之路而行。

  CASH的官方網站上設有論壇,並聲稱「歡迎各位就音樂創作及版權問題發表個人意見或加入新的相關討論題目」。在論壇上只有四條版規,包括:

  一、勿留下粗言穢語或帶誹謗性的內容
  二、勿留下任何網站網址

  三、勿留下電話號碼
  四、倘發表閣下的歌詞或歌譜,本協會概不負責有關作品之版權問題

  既然如此,我就把我談論音樂創作及版權問題的文章《保障創作人,還是保障版權持有人?》張貼在論壇上,並在張貼前刪去所有連結。

  結果久等多天,CASH都不肯把文章發佈。數天前,我更收到CASH的來信,如下:

寄件人:Candy Tung <candy.tung@cash.org.hk>

Dear Milkyway

先感謝您透過本協會網站的”論壇”給我們的意見。

我們希望藉此機會讓您更加認識本協會,倘您願意的話,請留下您的聯絡電話,好讓我們與你跟進,並加深雙方的了解。

謝謝!

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
企業傳訊部回覆

  首先,CASH拒絕在其論壇發佈我的文章,這已違反了該論壇的規則。我並沒有違反論壇所示的那些規則,CASH的負責人仍不刊出,這就是他們不依自己定下的規則辦事了。

  論壇上雖然還有一句:「本協會保留刪除任何不當內容之權利」,但什麼是「不當內容」?我找不到任何說明。然而我的文章,所說的東西全都有事實支持,或者說明了何以有這些理論。如果所謂的「不當內容」,其實是他們不同意的內容,而不管文章所說的是否如實、有理據,這規則本身就破壞了言論自由。而且,我的文章還未刊出,CASH的負責人又如何「刪除」?

  第二,CASH的負責人要求我留下聯絡電話,這事情比他不發佈我的文章更嚴重。

  一來,我的文章所探討的,全是社會上的公眾事務,而不是私人事情。這些公眾事務,社會上任何人都有權關注、討論、參與、監察,而不是我一個人的私事。既然如此,CASH的負責人為何不把文章刊出,放在一個公眾的平台上,開放給大家討論?他為什麼要把這問題,當成是處理我的私事?

  二來,CASH雖是公司,卻同時是知識產權署的版權特許機構,向來以「半官半商」的形象示人,過去有確有協版權法以令藝術工作者、創作人的實例。而我只是一個小市民。這樣龐大的組織,擁有了我的電話號碼──這個屬於個人私隱的資料後,可以做什麼?我不是唸法律的,因此不知道,但確有些恐懼感。

  在發表己見時有「免於恐懼的自由」,才能確保言論真的自由,否則會令發言者自我過濾。

  我已回了信,說明我拒絕留下私人電話,要求他們把我的文章發佈在其論壇上,並允許不同立場的回應者自由發言。同時,我也表明希望能在中大知識產權關注小組主辦的「創作與再創作」講座上,看到他們的代表。

  我很希望CASH的負責人,親自面對台上台下的公眾,聆聽公眾的聲音,檢討他們的做法。希望他們不會口說如何捍衛創作,實際上是逃避真正的創作者及受眾。

原文發表於:2006-07-14 00:3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