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星河千帆 | 7th Apr 2007 | 譯論 | (1602 Reads)

  近日香港教育界的頭條新聞,莫過於教統局局長李國章聲言要“rape”教院。

  李國章的原文,是:“If IEd did not merge (with CU), IEd will be raped.”中譯是:「如果教院不(跟中大)合併,教院會遭rape。」這個“rape”字,應該如何譯?

  翻查3月29、30日香港傳媒的新聞報道,這字有三種譯法:

  1.強姦:蘋果、都市

  2.蹂躪:明報、無線、星島、太陽、經濟、成報、商報、信報、am730、新報、東方、頭條

  3.強硬處理:亞視

 (閱讀全文)

星河千帆 | 3rd Apr 2007 | 破偽 | (1125 Reads)

  在「保護產權=保護創意?──回應『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民間諮詢會」上,講者毛向輝指出,不以版權所有的條款來操作,合眾人之力翻譯Lawrence Lessig的Free Culture一書,快、靚、正。

  台下發言更進一步,各人都不約而同,批判「官方」(即倚仗着財雄勢大,買來翻譯權的代理商)的翻譯如何不濟,法律卻擺明車馬為它們服務,把他們的劣作稱為合法,要受眾忍受。相反,像「字幕組」等同好自譯,質優物美,完全不問金錢回報,卻被聲稱為非法,甚至將被刑事化。

  然而,政府代表不在場(但搞手說曾邀請他們)。當然,像國際影業等代理也不在場。

  自己毫不付出,把別人(例如代理商)的翻譯,全部上載、下載,這的確影響了代理商。他們畢竟也花過工夫(或金錢)去翻譯。既然有付出,他們希望以這翻譯品,去取回給自己的回報,是合理的。

  但,不代表他們可以「壟斷」這作品的翻譯,不許其他譯本出現。

 (閱讀全文)

星河千帆 | 3rd Apr 2007 | 譯製 | (1279 Reads)
  “Blog”和“blogger”,至今仍未有統一的翻譯。有些人認為某個翻譯好,同時也有人指出它的缺點。在本部落格,以下列的中譯為準:
 (閱讀全文)

星河千帆 | 26th Mar 2007 | 破偽 | (809 Reads)

  因為看不過眼糟糕的翻譯把原著謀殺掉,不為利益自行重譯作品,讓其他人可以看得明白、欣賞到原著,竟然是犯法!這是否合理?
  不是創作人,卻把創作權壟斷,以謀取暴力。不容許其他人救回因市場考慮而犧牲掉的歌詞、編曲,又是否合理?
  因為在論壇貼圖、貼文或使用頭像圖片而被罰款甚至刑事,是否合理?
  因為自動過濾而不能去某些網站、不能發表某些言論,是否合理?
  畫塗鴉版因為言用到一些圖像或標誌而被檢控,是否合理?
動漫迷如果連下載一些官方圖片、宣傳文字等亦要因侵權而負上刑責,是否合理?
  教師如果因為教學網站上使用一些文章、圖像而要負上刑事責任,是否合理?
  刑事化後就算版權持有人無意控告,政府亦可以作出檢控,這是否真正幫了他們呢?

  歪風來襲,袖手旁觀只會坐以待斃。呼籲大家出席四月一日的民間諮詢會!

 (閱讀全文)

星河千帆 | 18th Mar 2007 | 譯製 | (2451 Reads)

  朋友玩文字遊戲,傳來了這句話兒給我,問我明不明白:

  「電腦程式有!要逮蛨啊!」

  我猜到答案:

 (閱讀全文)

星河千帆 | 14th Mar 2007 | 漫談 | (869 Reads)

  即使是多老練的筆桿子,也難免偶爾會寫錯別字。站在要爭分奪秒的崗位上,錯別字更是常見。今天,常見的錯別字種類有:形似之訛、同音或近音之訛、輸入碼相似之訛。

  以經驗來說,同音之是較難避免的。由於在腦海裏想到該字的發音,與正字的發音一樣,即使經多次校對,也會校漏。就算採用逐字讀出原文的方法,也無法偵檢到這些別字。

  今天,我想說說一種較特別的同音別字。

  筆桿子,特別是記者,常會接觸到新事物。有時,該事物的稱呼,與一些已有的舊詞彙同音,人們就有可能把兩者混淆起來,結果往往令人啼笑皆非。

 (閱讀全文)

星河千帆 | 4th Mar 2007 | 譯論 | (1280 Reads)

  《鋼之鍊金術師》的電影版《シャンバラを征く者》(Conqueror of Shamballa),香港譯《森巴拉的征服者》,台灣譯《香巴拉的征服者》。「森巴拉」和「香巴拉」,哪個譯得好?

  日文「シャンバラ」(日羅:SYANBARA)中,「シャン」讀起上來是「shan」音。以粵語來說,「森」(粵拼:sam1)確是比「香」(粵拼:hoeng1)近音,「香」的讀音與「シャン」差異太大。在普通話的角度,則「香」(漢拼:xiang1)比「森」(漢拼:sen1)近音,但「森」字發音也與日文相差不太遠。

  然而,只依據日文的發音來釐定這譯名,又是否合情合理?

 (閱讀全文)

星河千帆 | 28th Feb 2007 | 譯論 | (736 Reads)

  做翻譯,常要接觸各種不同內容的文本。不管熟悉與否,譯者收到文本,責任就是譯好它。遇到自己不熟悉的東西,如果身邊有對那門知識熟諳的朋友,有什麼不明白,可請教他。若然沒有,唯有多花工夫,看看相關的參考書,勤力些查字典,做多點兒功課。

  不過,既然本身對那門知識不在行,有時誤解了一些東西,或譯錯了一些內容,也是很難避免的。

 (閱讀全文)

星河千帆 | 10th Jan 2007 | 譯論 | (629 Reads)

  早前一名富商高價買了一幅Andy Warhol的畫,令傳媒爭相報道。閱報時,我關注的並不是那個富商是誰,有什麼目的,而是本地傳媒如何翻譯Andy Warhol這名字。
  Andy是個常見的名字,一般人都會譯作「安迪」,我們倒不如先集中談談Warhol這姓氏。

  按此來說,「華荷」是這姓氏的最佳翻譯。《明報》、《星島》、《文匯》、《大公》等,都以此為準。我也認識一些熟知藝術的朋友,他們一般都把這藝術家的姓氏作「華荷」。

  可是,回歸後忽然親北京的《東方》、《太陽》,卻把這藝術家翻譯作「沃荷」。

 

 (閱讀全文)

星河千帆 | 8th Jan 2007 | 譯論 | (2014 Reads)
   前言:早前說到,較早前千帆因一篇《淺談中文字幕組的常見問題》而封筆。文章發表至今已有五個月,重看文章,仍然覺得自己的意見有道理。我了解未必人人都會認同我的意見,特別是今天,有許多人以為直譯(甚至是硬譯)以及加大量註釋才是「王道」。可惜謾罵者眾,討論者少。今天我把文章作一些修訂,再貼出來,希望與有心的人交流。

  在「創作與再創作」講座中,講者小狼在最後十秒提出一個關於翻譯的問題。他說,動漫同好自行製作的非商業翻譯,質素通常都比香港代理的好,更值得作交流及流傳之用。及後在知日部屋上,讀到hsbchk的《評日本動漫的中文字幕組》,以第一身經歷,訴說了字幕組的一些現象。

  我是一個經常接觸翻譯的人,對字幕的翻譯「質素」比較敏感。憑個人的感覺,不少字幕組的翻譯確是比較認真,較少漏譯、錯譯,花的心思也較多。相比以翻譯餬口的人,由於受到時限、工作量、本身不知故事內容等影響,翻誠的熱誠確實不及字幕組,影響了譯作的質素。

  然而我也想談談現時字幕組的一些問題,與大家一起看看有沒改進的空間和方法。

 (閱讀全文)

Previous Next